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不伦恋情 - 老婆的淫蕩让我性慾旺盛
老婆的淫蕩让我性慾旺盛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这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任我鲁精品在线视频_任我爽橹在线视频精品_中文字幕免费视频不卡]

地址发布页:

赵将妻子的腰向上托起来,华子也将手指抽离出来,而激越中的妻子连这片
刻的空隙感也不愿意出现,用小腿勾着赵的腰臀向她身体带着,赵扶着妻子的腰
把她的身躯抱起在怀裏,妻子的身体软绵绵的靠在赵的身上,赵起身站在沙发前,
将妻子反过来,用手臂托着她的腰向后拽起,妻子前身依在沙发的背上,头顶着
墙,手臂也扶在沙发的背上,丰满的屁股高高的向上撅起凸现在我们三人的眼前,
赵用手分拨开妻子的双腿,微翻的阴唇从屁股后来大张的缝中就可以清晰的看见,
大腿间淌满了蜜水,先前一些甚至流挂到肛门的周围,从她肛门小口的不时收缩
可以知道妻子阴道裏的腔肉也在跟着收缩、胸前垂下的乳房象两团玉脂球一半挤
在沙发上,另一半被鼓涨在身下。

  赵的手掌摁在妻子的屁股后面,用两个拇指扣带住连着阴唇的大腿根部的细
嫩的皮肤,两个拇指稍稍一用力,盖着阴道口的两边涨大的肉唇就被一起牵扯着
拽拉开来,映着电视上变换的蓝光妻子穴裏面的紫色肉壁被展露出来,满是汁水
的肉壁上不时出现阴道收缩的肌纹,妻子的娇喘声从她的头下传出,无疑是对欲
望的渴求,赵一只腿站在沙发上半曲着,一只腿立在地上,把妻子的屁股托高到
他腰前的位置,拇指继续拽拉着阴唇的左右,自己移动着胯把阴茎对準到妻子的
分开的阴唇间,妻子的阴口感觉到赵滚烫阴茎的头端贴在阴唇隙间的感觉,屁股
便开始摇晃起来,赵这次没有温柔的探入,只是一瞬间的时间,他的腰胯猛力的
向前抽入并紧紧的顶贴在妻子高高撅起的屁股后面,悬垂在腿间的的睾丸在猛烈
插击的余力下也跟着阴茎的前进而晃动着贴靠在阴道前面的开口处,妻子在这个
猛烈的插击下,连呻吟也变了,只是一味的呜呜乎乎并把嘴巴蒙在沙发背上,我
把赵的毛衣垫在她头和墙间的位置,在赵的腰胯一阵阵的猛力带送中,她的头不
时顶碰在毛衣上。

  赵扶着妻子的胯,来迎合着自己的沖击,有时他自己不动,只是让妻子的腰
向前后不停的动着,有时又摁住妻子,让她感觉着来自身后男人的沖击和阴茎插
入阴道的力量,我知道赵的时间一般都不长,但今天他用这个姿势却已经持久了
五六分锺,站在一旁的华短裤上出现的那根浑圆的条物被布片紧紧勒贴在下腹。
赵结实臀肌的运动,停顿和左右摆晃,看的出他在和妻子文的前两次和他与女朋
友末知次中已经熟循了很多的经验。一年多前他幼稚的动作和几乎可以称为快洩
的性交场景,被眼前这些激烈悍然的抽送动作沖击的粉碎,赵在我眼前以及他同
学华子面前的这些激烈的动作更多的似乎在表现出他作为一个男人的炫耀,而他
身后的华一定在想自己刚才的进入是否表现的比赵还要雄性,而我更象一个旁观
者在比较面前哪个男人能更让妻子的身体感觉的更愉悦和更舒服,当然我希望仅
仅是身体。

  妻语无伦次的叫喘和散乱的长髮足以证明赵在妻身上释放的力量给妻带来的
无比的快乐,妻的手紧紧的扣住沙发的背,滚圆的屁股承受着来自赵的一轮紧跟
一轮的沖击,交合处淫水的「劈啪」声和着赵的前腹碰到妻屁股上两人皮肤的撞
击声让他们身边的我再也忍不住而把手伸进裤子裏抚摩着自己早已硬挺的阴茎,
赵倔强的并略带蛮力的把妻子丰润的屁股用手再次提带着靠近他的裆前,臀前后
插探的动作幅度越来越大,好几次都因动作的过甚,使阴茎滑脱到阴道外面,赵
只略略把腰一擡,就驾轻就熟的把阴茎重新送回妻的阴道裏,赵这根上次给妻子
输送过优良种液的肉棒更加快速的在湿滑的阴道裏抽动,而后他双手鬆开妻的腰,
身子下伏在妻子的背上,用自己的嘴搜寻着妻子的嘴唇,两人紧紧的吸吻在一起,
赵把臂膀紧紧的揽箍着妻的胸脯,两手抓捏着妻饱涨的乳房,妻在他身体的重压
下,不堪重负,两人的上身渐渐顺着沙发的背滑落到沙发上,妻子的头和赵的头
并贴在一起,小嘴在赵包含他的嘴唇中陶醉,妻的姿势变成了头下臀上的纯狗趴
式,撅扬起的屁股使得阴道口更加的朝上迎合着赵的进入,凭着这个姿势,我和
华可以清楚的看见两人的交合处和赵沾满湿滑淫水的器官在妻的身体裏快速进出,
赵用一只腿的膝盖把妻的一只腿使劲的向边上分开,他那紧绷而凸显出来的的腿
肌紧紧靠贴在妻子圆滑细腻的大腿外侧,男性女性的和谐之美甚至可以从这两根
腿的力量和优美看的出来。妻的两腿已经分开到最大的程度,阴茎的插入已经没
有任何妻股肉的阻隔,阴道口几乎是直面的迎接着赵快速和沈迫的插入,妻阴道
边缘的皮肤也因为腿的大张呈现出绷紧后的微蓝的透明,赵的阴茎此时次次都可
以插入最深,只是他在抽插出一半的时候,就又回複并用力深深的插回腔道的底
处,随后的最猛烈的抽插后,赵把阴茎紧紧的顶在妻子阴道的裏面,阴道外还露
出一段留在外面阴茎的根部,底下突兀出来的尿管裏的波动甚至都可以隐约可见,
赵外露在屏光前的肛门在规律并急促的收缩,他的下腹和妻的臀尖紧密的贴在一
起,华对赵肛门的动作自然没有在意,只是一直盯视着两人的合处,对赵最后猛
烈并深深插入后的停止他也应该明白出是赵射精的来到,华子把自己的阴茎从三
角短裤的一边拨拉出,然后蹲在地上一边看着眼前两个刚刚酣战完的躯体,一边
用手撸动着自己龟头上的包皮来回打着飞机。

  释放后的赵,缓缓的要将阴茎抽离出来,妻子身子微微摇晃了一下好象不情
愿的哼了一声,并用手臂把赵搂的更紧了些,赵只是将阴茎多停留在裏面小会后,
还是把压骑在妻子身上另一边的腿擡离起来,屁股也跟着反坐在沙发上,联带着
已经缩软的阴茎抽离出来仰躺在妻子的身边,他腾出的一只手抓住我的膀子,向
他身边带去,我知道他的意思,但我只是起了身,站到华子的傍边,推拥了一下
华子,示意他上去,赵的脸继续和妻的脸靠贴在一起接着吻,妻子散乱的长髮有
一大片盖在了赵的脸上,妻子几次想趴下身子,都被赵用一只胳膊顶托着她的身
体重新跪趴在那裏,我走到妻子的右边,用手分开妻子肿大和肥厚的两片交掩着
的阴唇,一些留在阴道外腔赵的精液顺着阴唇的边挂流下来,有两滴落在沙发上,
一年多前还是这些乳白色的浆液使我尝到了一点做期望中人父的喜悦,虽然老天
不作美,使我重又失落在无子的痛苦中,但是今天这场游戏使我重新把一年多前
十六层的那幕情景回想起来,不同的是主题已经改变,男主角也变成了两个。

  华子对从妻阴道裏淌出的赵的精液似乎有点抵触,一个刚上大四的学生对接
触另一个男人的生殖排洩物有着超出心理承受之外的想法,我看出华的犹豫,于
是把沙发上的一团布拽过来,把流在阴唇外和一些已经顺着妻子腿内侧往下流淌
的赵的精液搽拭去,然后从阴道的缝隙处稍微用力的按下再一搽而过,有一些布
可能从妻子松肿的阴唇间颳到阴道裏的嫩肉上,妻子不由的把身子颤动了一下。
我朝华点了个头,华把三角短裤脱了下来,裏面束缚了很久的阴茎几乎是弹蹦着
跳了出来,华象赵先前一样微曲着腿,用手往后褪翻着阴茎的包皮撸露出粗圆的
龟头,而后龟头顶在妻的阴道外,连着阴唇一起向阴道裏面顶去,妻的阴道外面
被我搽的很干净,连她的淫水也被拭去,华的进入有些干涩,他于是也和赵一样,
一只手摁扣在妻的屁股上,用拇指够住阴唇外的相连皮肤,然后拇指一抠收,阴
唇的一边便被牵引着带张开来,他将阴茎顺着阴道的一侧向妻子身体裏送去,在
进了一半的时候,也许他感觉好了很多,于是把手松了开来,两手握住妻的腰部,
迎着妻子的屁股将剩下的一段阴茎也送进妻的阴道,华子的阴茎比赵粗圆很多,
一进去妻子的身体,妻子就敏感的感觉出不一样,他进入对妻子来说可能不及对
赵进入来的深刻,但是华那粗实的器官刺入可能更能提起女人身体原始的慾望,
华只抽拔了几下,阴道裏就开始恢複了滑润,原来深深射在妻阴道深处赵的精液
被华阴茎前端的扁大的龟头在密实的阴道裏抽汲了几次后,渐渐弥漫和倒流到阴
道前端,有一些已经被抽颳出的精液又开始顺着妻的大腿往下淌,另一些则沾在
华的阴茎上顺着华的挺动流到他的阴囊上,并和他阴囊底下的阴毛糊在了一起。

  没有保险套胶膜的阻隔,阴茎在阴道裏的感觉实在是让华感到美妙,那种真
切的被又嫩又湿又热的软肉包裹着阴茎的感觉估计实在是让华这个从未真实进去
女人身体的他无法形容,他忙乱的和没有章法的在妻体内快速的沖击与抽插,一
个连续的抽拨之后,他慌乱的拔出阴茎,赶紧掐住自己的尿道,他深深的吸了好
几口气,停顿了十几秒,他鬆开掐住尿道的手指,从龟头上面的尿道口缓缓冒出
几股刚才没有憋住而先行流出的精液,他蹲下身子,把头贴到妻屁股后面,他用
鼻子在妻阴道口闻了一下,也许他想给妻子的穴口再次好好的舔弄一番,不过看
的出来他对赵先前排在这裏的精液的腥气味实在是忍受不了,犹豫了一下,站起
来,用龟头在阴缝处旋蹂了一下,最后合着那些黏液非常容易的将整根阴茎顶滑
了进去,此时的妻子跪着的两腿突然一软,全身重重的压在沙发上,两手抱着赵
的头,把胸脯努力的向他身上贴去,呼吸的急促裏夹着嘴裏含糊的「恩````恩```
恩``」声,而嘴唇依然紧紧的拥吻着赵,她光洁的双腿不住的打着颤,并把双腿
不时的交替的挤偎在一起,小腹也跟着急促的起伏,华子面对妻子的高潮不知所
措,挺立着从阴道裏滑脱出的阴茎站在那裏,不知道下一步怎麽办。

  我使劲把妻子的身子搬过来,翻正了让她躺在沙发上,还是第一次她和华的
交合姿势,高潮后的妻子全身瘫软,- 也不再有一点主动的配合,我把她的腿轻
轻而慢的拨开,华接着熟练的把她的腿架在沙发的背上,此时的妻子不动不闻全
没有刚才的热烈,我看着窄小的沙发,就对华和赵说,把你嫂子搬到床上去,没
用我动手,这两个体育系的小伙子就把妻搬到卧室裏了,我把妻子放在床的边沿,
就着他们的帮助,将一只枕头垫在她的屁股下,赵说他去卫生间小便去了,估计
憋了好长时间,华子的阴茎还在那裏挺拔着,一点都没有变软,估计他不宣洩出
来是不会软蔫下去的,我上床蹲在妻子左边,将妻子的左腿轻轻但是却牢牢的架
分开,华子也用一只手抓住妻子的右腿的脚腕处,妻子的双腿被我们架分开来,
先前趴在沙发上时阴道裏流淌出的赵的精液很多都集粘在她肉缝前的阴毛上,淌
到腿上的精液水分已经挥发了,只留下几道微微发着晶亮光泽的精液流淌过的长
迹,华子把着阴茎在妻的阴唇前试顶了一下,然后妻彻底放鬆的阴道便把他那看
着很是粗壮的肉棒轻易的包容了进去,一直到他的根部,异常滑畅的阴道使得华
子马上开始做起抽插的动作,我让他对她尽量的轻柔,而华子则更喜欢看在抽离
出阴道口时,他圆滑紫涨龟头上那圈肉实的头箍插颳着大阴唇的边并带拨开来的
情景,他反複的做着这个动作,龟头回返时挤迫着妻子阴蒂的动作又让妻子开始
出现轻微的颤动,妻子重又出现的细微呻吟让华子受到了某种鼓舞,他努力的想
把这个动作做的更到位,并不时调整着刺入的角度来查看妻子的反映,大概发觉
妻子在他平行着与阴道的插入时呻吟的最是缠长,于是他便积聚起胯间的力量,
腰部连带着前端的肉棒在妻子的阴道裏反複传承,妻子再次的高潮和颤动点着了
华子迸发高潮的导火索,难以抵抗的痉挛和强力的收缩出现在妻子湿热的肉穴中
并烧灼着华那根弦拔弩张到极点的阴茎,在快感峰顶华再也控制不住来自输精管
的本能收缩,他象先前的赵一样把肉棒高速的在阴穴夹壁中猛烈的来个最后几下
摩擦,贪图一下这高潮前最后几秒由憋挤肌肉带来的男人自我感觉中最辉煌的时
刻,随后,他腹底深处被他紧紧刻意禁锢的某个关卡终于被一波又一波激烈的热
流沖击开来,争先恐后的精液从他的尿道口喷激而出,注入进妻那被他粗大器官
贯穿了大半的阴道后穹,在喷射中他于是也扑伏在妻子丰润的身上,二次高潮中
的妻子也张开双臂抱住身上这个给她带来迫压力量的男人,不同的男人最终带给
阴道的是同样的沖击和激射,仅仅从高潮的愉悦来谈,一个俊帅的男人和一个丑
俗的男人的器官给一个女人带来的快感没有什麽本质的区别,而华给妻子带来的
第二次高潮使得妻得以继续感觉先前赵和她第一次高潮的过程,僕伏在她身上的
男性身躯甚至都和赵相似般的结实。

  华的阴茎在妻阴道裏的激蕩越来越弱,精囊排空后的虚脱感牵带着华逐渐的
萎缩,赵在浴室洗澡的声音也传进开始恢複平静的卧室裏,片刻后,华从妻子白
皙的身上挺起黝黑的身子,妻子夹架在他腰上的双腿顺着他仰起的身躯而无力的
滑落到床上,在华阴茎后部抽离出来的时候,华完全软缩的阴茎上绉结的包皮如
同象一条会吸取女人阴穴汁水的蚂蝗一般被牵拉出妻子的阴道,而被牵带出的一
条黏丝也在华起身后从他龟头和妻阴道间断了开来,随后华轻步出了卧室,悄悄
的带上了门,妻子象一条虚脱的鱼躺在床上,张仰着腿,还保持着华抽离开时的
样子,大量的乳白色黏液聚堆在阴道的口裏,妻子微微红肿的唇边张着,那些先
前被排送进去的华的精液从微开的唇边下缝慢慢的向外淌着,外面的精液流出以
后,裏面的精液继续向外面涌出,夹杂着一簇簇的细微的泡沫,好象「红粉佳人」
浮在酒顶的蛋青泡沫,妻子好象睡着了,我给她盖上被子,她开始发出沈睡才有
的唏嘘声,我捏手捏脚的出了卧室,赵已经穿好了衣服,坐在客厅裏,华子则继
续在浴室裏洗澡,我问赵今晚的感觉如何,他说非常好,并回问我他的同学华子
怎麽样,我说也不错,我故意逗他说嫂子好象挺喜欢你啊,他说怎麽可能,随后
他问我那次借种后孩子的事情,我说你嫂子怀孕时感冒了被查出有感染轻微的流
感病毒,对大人没事,但对胎儿有60/100的至畸性,后来忍痛流掉,还是一个男
孩,听到这裏,他流露出非常遗憾的表情,这时,华子洗好出来了,激情过后的
大家都恢複了刚见时的客气,赵示意我他和我们以前的借种的事情华子不知道,
暗示我不要在华面前提起,后面他们告辞回去,我送走他们,然后进浴室洗澡,
在伸手拿毛巾的时候,在废纸篓裏看见捲成一团的被华抛掉的那个保险套,原先
乳白色的精液已经化成一滩浑浊的稠水委屈的挤在那个皱巴巴的胶皮小套裏,我
用手指堤着胶套的口端,把它拎了起来,迎着浴室裏100 瓦的修面灯,可以清晰
的看见那些浑浊的浆体从贴在一起的胶壁间隙向垂在底下的小囊彙合,最后把积
满精液的小囊鼓胀的饱饱的,看着这些被丢弃的华的「东西」,我不由的就想到
那些被排进妻子穴裏的并充盈着满满阴道的并倒溢到阴道口外的那些赵和华子的
混合物。

  我洗好澡跑进卧室,妻子依然在沈睡中,我把她底下的被子揭开,把她的腿
轻轻的分开,原来的那些乳白色的泡沫和稠密的浆液已经没有了,妻子屁股底下
多了一滩湿湿的痕迹,阴道前原来那些漂亮的毛毛已经沾结在一起,摸着硬硬的
好象撮了2 号摩丝的头髮,我把她的阴唇扒开,阴道裏还有着一股精液特有的腥
味,残留在穴内肉壁上的一些精液液化后的稠水在我一分开肉壁的时候,就开始
往阴道深处的孔腔裏淌去,估计刚才积盈在这裏的大量的华和赵的精液已经液化
成浊水,并混合成不分主人的精流,似我提起浴室裏被华子丢弃的胶套中的排洩
物最终彙淌到小囊裏一样,这些精流慢慢的淌过熟睡中的妻子阴道尽头的宫颈,
最终彙集在妻子温热绵软的子宫裏。

  我靠在妻子的脸庞旁,看着她熟睡中漂亮的睫毛偶尔翘动几下,不由的想,
谁能知道沈浸在梦乡中的妻平静的身躯深处,有一个温热绵软的地方,有亿亿万
万的精虫充盈在这裏代替把他们排送进来的主人继续行使着侵入这个妇人身体的
使命。  赵将妻子的腰向上托起来,华子也将手指抽离出来,而激越中的妻子连这片
刻的空隙感也不愿意出现,用小腿勾着赵的腰臀向她身体带着,赵扶着妻子的腰
把她的身躯抱起在怀裏,妻子的身体软绵绵的靠在赵的身上,赵起身站在沙发前,
将妻子反过来,用手臂托着她的腰向后拽起,妻子前身依在沙发的背上,头顶着
墙,手臂也扶在沙发的背上,丰满的屁股高高的向上撅起凸现在我们三人的眼前,
赵用手分拨开妻子的双腿,微翻的阴唇从屁股后来大张的缝中就可以清晰的看见,
大腿间淌满了蜜水,先前一些甚至流挂到肛门的周围,从她肛门小口的不时收缩
可以知道妻子阴道裏的腔肉也在跟着收缩、胸前垂下的乳房象两团玉脂球一半挤
在沙发上,另一半被鼓涨在身下。

  赵的手掌摁在妻子的屁股后面,用两个拇指扣带住连着阴唇的大腿根部的细
嫩的皮肤,两个拇指稍稍一用力,盖着阴道口的两边涨大的肉唇就被一起牵扯着
拽拉开来,映着电视上变换的蓝光妻子穴裏面的紫色肉壁被展露出来,满是汁水
的肉壁上不时出现阴道收缩的肌纹,妻子的娇喘声从她的头下传出,无疑是对欲
望的渴求,赵一只腿站在沙发上半曲着,一只腿立在地上,把妻子的屁股托高到
他腰前的位置,拇指继续拽拉着阴唇的左右,自己移动着胯把阴茎对準到妻子的
分开的阴唇间,妻子的阴口感觉到赵滚烫阴茎的头端贴在阴唇隙间的感觉,屁股
便开始摇晃起来,赵这次没有温柔的探入,只是一瞬间的时间,他的腰胯猛力的
向前抽入并紧紧的顶贴在妻子高高撅起的屁股后面,悬垂在腿间的的睾丸在猛烈
插击的余力下也跟着阴茎的前进而晃动着贴靠在阴道前面的开口处,妻子在这个
猛烈的插击下,连呻吟也变了,只是一味的呜呜乎乎并把嘴巴蒙在沙发背上,我
把赵的毛衣垫在她头和墙间的位置,在赵的腰胯一阵阵的猛力带送中,她的头不
时顶碰在毛衣上。

  赵扶着妻子的胯,来迎合着自己的沖击,有时他自己不动,只是让妻子的腰
向前后不停的动着,有时又摁住妻子,让她感觉着来自身后男人的沖击和阴茎插
入阴道的力量,我知道赵的时间一般都不长,但今天他用这个姿势却已经持久了
五六分锺,站在一旁的华短裤上出现的那根浑圆的条物被布片紧紧勒贴在下腹。
赵结实臀肌的运动,停顿和左右摆晃,看的出他在和妻子文的前两次和他与女朋
友末知次中已经熟循了很多的经验。一年多前他幼稚的动作和几乎可以称为快洩
的性交场景,被眼前这些激烈悍然的抽送动作沖击的粉碎,赵在我眼前以及他同
学华子面前的这些激烈的动作更多的似乎在表现出他作为一个男人的炫耀,而他
身后的华一定在想自己刚才的进入是否表现的比赵还要雄性,而我更象一个旁观
者在比较面前哪个男人能更让妻子的身体感觉的更愉悦和更舒服,当然我希望仅
仅是身体。

  妻语无伦次的叫喘和散乱的长髮足以证明赵在妻身上释放的力量给妻带来的
无比的快乐,妻的手紧紧的扣住沙发的背,滚圆的屁股承受着来自赵的一轮紧跟
一轮的沖击,交合处淫水的「劈啪」声和着赵的前腹碰到妻屁股上两人皮肤的撞
击声让他们身边的我再也忍不住而把手伸进裤子裏抚摩着自己早已硬挺的阴茎,
赵倔强的并略带蛮力的把妻子丰润的屁股用手再次提带着靠近他的裆前,臀前后
插探的动作幅度越来越大,好几次都因动作的过甚,使阴茎滑脱到阴道外面,赵
只略略把腰一擡,就驾轻就熟的把阴茎重新送回妻的阴道裏,赵这根上次给妻子
输送过优良种液的肉棒更加快速的在湿滑的阴道裏抽动,而后他双手鬆开妻的腰,
身子下伏在妻子的背上,用自己的嘴搜寻着妻子的嘴唇,两人紧紧的吸吻在一起,
赵把臂膀紧紧的揽箍着妻的胸脯,两手抓捏着妻饱涨的乳房,妻在他身体的重压
下,不堪重负,两人的上身渐渐顺着沙发的背滑落到沙发上,妻子的头和赵的头
并贴在一起,小嘴在赵包含他的嘴唇中陶醉,妻的姿势变成了头下臀上的纯狗趴
式,撅扬起的屁股使得阴道口更加的朝上迎合着赵的进入,凭着这个姿势,我和
华可以清楚的看见两人的交合处和赵沾满湿滑淫水的器官在妻的身体裏快速进出,
赵用一只腿的膝盖把妻的一只腿使劲的向边上分开,他那紧绷而凸显出来的的腿
肌紧紧靠贴在妻子圆滑细腻的大腿外侧,男性女性的和谐之美甚至可以从这两根
腿的力量和优美看的出来。妻的两腿已经分开到最大的程度,阴茎的插入已经没
有任何妻股肉的阻隔,阴道口几乎是直面的迎接着赵快速和沈迫的插入,妻阴道
边缘的皮肤也因为腿的大张呈现出绷紧后的微蓝的透明,赵的阴茎此时次次都可
以插入最深,只是他在抽插出一半的时候,就又回複并用力深深的插回腔道的底
处,随后的最猛烈的抽插后,赵把阴茎紧紧的顶在妻子阴道的裏面,阴道外还露
出一段留在外面阴茎的根部,底下突兀出来的尿管裏的波动甚至都可以隐约可见,
赵外露在屏光前的肛门在规律并急促的收缩,他的下腹和妻的臀尖紧密的贴在一
起,华对赵肛门的动作自然没有在意,只是一直盯视着两人的合处,对赵最后猛
烈并深深插入后的停止他也应该明白出是赵射精的来到,华子把自己的阴茎从三
角短裤的一边拨拉出,然后蹲在地上一边看着眼前两个刚刚酣战完的躯体,一边
用手撸动着自己龟头上的包皮来回打着飞机。

  释放后的赵,缓缓的要将阴茎抽离出来,妻子身子微微摇晃了一下好象不情
愿的哼了一声,并用手臂把赵搂的更紧了些,赵只是将阴茎多停留在裏面小会后,
还是把压骑在妻子身上另一边的腿擡离起来,屁股也跟着反坐在沙发上,联带着
已经缩软的阴茎抽离出来仰躺在妻子的身边,他腾出的一只手抓住我的膀子,向
他身边带去,我知道他的意思,但我只是起了身,站到华子的傍边,推拥了一下
华子,示意他上去,赵的脸继续和妻的脸靠贴在一起接着吻,妻子散乱的长髮有
一大片盖在了赵的脸上,妻子几次想趴下身子,都被赵用一只胳膊顶托着她的身
体重新跪趴在那裏,我走到妻子的右边,用手分开妻子肿大和肥厚的两片交掩着
的阴唇,一些留在阴道外腔赵的精液顺着阴唇的边挂流下来,有两滴落在沙发上,
一年多前还是这些乳白色的浆液使我尝到了一点做期望中人父的喜悦,虽然老天
不作美,使我重又失落在无子的痛苦中,但是今天这场游戏使我重新把一年多前
十六层的那幕情景回想起来,不同的是主题已经改变,男主角也变成了两个。

  华子对从妻阴道裏淌出的赵的精液似乎有点抵触,一个刚上大四的学生对接
触另一个男人的生殖排洩物有着超出心理承受之外的想法,我看出华的犹豫,于
是把沙发上的一团布拽过来,把流在阴唇外和一些已经顺着妻子腿内侧往下流淌
的赵的精液搽拭去,然后从阴道的缝隙处稍微用力的按下再一搽而过,有一些布
可能从妻子松肿的阴唇间颳到阴道裏的嫩肉上,妻子不由的把身子颤动了一下。
我朝华点了个头,华把三角短裤脱了下来,裏面束缚了很久的阴茎几乎是弹蹦着
跳了出来,华象赵先前一样微曲着腿,用手往后褪翻着阴茎的包皮撸露出粗圆的
龟头,而后龟头顶在妻的阴道外,连着阴唇一起向阴道裏面顶去,妻的阴道外面
被我搽的很干净,连她的淫水也被拭去,华的进入有些干涩,他于是也和赵一样,
一只手摁扣在妻的屁股上,用拇指够住阴唇外的相连皮肤,然后拇指一抠收,阴
唇的一边便被牵引着带张开来,他将阴茎顺着阴道的一侧向妻子身体裏送去,在
进了一半的时候,也许他感觉好了很多,于是把手松了开来,两手握住妻的腰部,
迎着妻子的屁股将剩下的一段阴茎也送进妻的阴道,华子的阴茎比赵粗圆很多,
一进去妻子的身体,妻子就敏感的感觉出不一样,他进入对妻子来说可能不及对
赵进入来的深刻,但是华那粗实的器官刺入可能更能提起女人身体原始的慾望,
华只抽拔了几下,阴道裏就开始恢複了滑润,原来深深射在妻阴道深处赵的精液
被华阴茎前端的扁大的龟头在密实的阴道裏抽汲了几次后,渐渐弥漫和倒流到阴
道前端,有一些已经被抽颳出的精液又开始顺着妻的大腿往下淌,另一些则沾在
华的阴茎上顺着华的挺动流到他的阴囊上,并和他阴囊底下的阴毛糊在了一起。

  没有保险套胶膜的阻隔,阴茎在阴道裏的感觉实在是让华感到美妙,那种真
切的被又嫩又湿又热的软肉包裹着阴茎的感觉估计实在是让华这个从未真实进去
女人身体的他无法形容,他忙乱的和没有章法的在妻体内快速的沖击与抽插,一
个连续的抽拨之后,他慌乱的拔出阴茎,赶紧掐住自己的尿道,他深深的吸了好
几口气,停顿了十几秒,他鬆开掐住尿道的手指,从龟头上面的尿道口缓缓冒出
几股刚才没有憋住而先行流出的精液,他蹲下身子,把头贴到妻屁股后面,他用
鼻子在妻阴道口闻了一下,也许他想给妻子的穴口再次好好的舔弄一番,不过看
的出来他对赵先前排在这裏的精液的腥气味实在是忍受不了,犹豫了一下,站起
来,用龟头在阴缝处旋蹂了一下,最后合着那些黏液非常容易的将整根阴茎顶滑
了进去,此时的妻子跪着的两腿突然一软,全身重重的压在沙发上,两手抱着赵
的头,把胸脯努力的向他身上贴去,呼吸的急促裏夹着嘴裏含糊的「恩````恩```
恩``」声,而嘴唇依然紧紧的拥吻着赵,她光洁的双腿不住的打着颤,并把双腿
不时的交替的挤偎在一起,小腹也跟着急促的起伏,华子面对妻子的高潮不知所
措,挺立着从阴道裏滑脱出的阴茎站在那裏,不知道下一步怎麽办。

  我使劲把妻子的身子搬过来,翻正了让她躺在沙发上,还是第一次她和华的
交合姿势,高潮后的妻子全身瘫软,- 也不再有一点主动的配合,我把她的腿轻
轻而慢的拨开,华接着熟练的把她的腿架在沙发的背上,此时的妻子不动不闻全
没有刚才的热烈,我看着窄小的沙发,就对华和赵说,把你嫂子搬到床上去,没
用我动手,这两个体育系的小伙子就把妻搬到卧室裏了,我把妻子放在床的边沿,
就着他们的帮助,将一只枕头垫在她的屁股下,赵说他去卫生间小便去了,估计
憋了好长时间,华子的阴茎还在那裏挺拔着,一点都没有变软,估计他不宣洩出
来是不会软蔫下去的,我上床蹲在妻子左边,将妻子的左腿轻轻但是却牢牢的架
分开,华子也用一只手抓住妻子的右腿的脚腕处,妻子的双腿被我们架分开来,
先前趴在沙发上时阴道裏流淌出的赵的精液很多都集粘在她肉缝前的阴毛上,淌
到腿上的精液水分已经挥发了,只留下几道微微发着晶亮光泽的精液流淌过的长
迹,华子把着阴茎在妻的阴唇前试顶了一下,然后妻彻底放鬆的阴道便把他那看
着很是粗壮的肉棒轻易的包容了进去,一直到他的根部,异常滑畅的阴道使得华
子马上开始做起抽插的动作,我让他对她尽量的轻柔,而华子则更喜欢看在抽离
出阴道口时,他圆滑紫涨龟头上那圈肉实的头箍插颳着大阴唇的边并带拨开来的
情景,他反複的做着这个动作,龟头回返时挤迫着妻子阴蒂的动作又让妻子开始
出现轻微的颤动,妻子重又出现的细微呻吟让华子受到了某种鼓舞,他努力的想
把这个动作做的更到位,并不时调整着刺入的角度来查看妻子的反映,大概发觉
妻子在他平行着与阴道的插入时呻吟的最是缠长,于是他便积聚起胯间的力量,
腰部连带着前端的肉棒在妻子的阴道裏反複传承,妻子再次的高潮和颤动点着了
华子迸发高潮的导火索,难以抵抗的痉挛和强力的收缩出现在妻子湿热的肉穴中
并烧灼着华那根弦拔弩张到极点的阴茎,在快感峰顶华再也控制不住来自输精管
的本能收缩,他象先前的赵一样把肉棒高速的在阴穴夹壁中猛烈的来个最后几下
摩擦,贪图一下这高潮前最后几秒由憋挤肌肉带来的男人自我感觉中最辉煌的时
刻,随后,他腹底深处被他紧紧刻意禁锢的某个关卡终于被一波又一波激烈的热
流沖击开来,争先恐后的精液从他的尿道口喷激而出,注入进妻那被他粗大器官
贯穿了大半的阴道后穹,在喷射中他于是也扑伏在妻子丰润的身上,二次高潮中
的妻子也张开双臂抱住身上这个给她带来迫压力量的男人,不同的男人最终带给
阴道的是同样的沖击和激射,仅仅从高潮的愉悦来谈,一个俊帅的男人和一个丑
俗的男人的器官给一个女人带来的快感没有什麽本质的区别,而华给妻子带来的
第二次高潮使得妻得以继续感觉先前赵和她第一次高潮的过程,僕伏在她身上的
男性身躯甚至都和赵相似般的结实。

  华的阴茎在妻阴道裏的激蕩越来越弱,精囊排空后的虚脱感牵带着华逐渐的
萎缩,赵在浴室洗澡的声音也传进开始恢複平静的卧室裏,片刻后,华从妻子白
皙的身上挺起黝黑的身子,妻子夹架在他腰上的双腿顺着他仰起的身躯而无力的
滑落到床上,在华阴茎后部抽离出来的时候,华完全软缩的阴茎上绉结的包皮如
同象一条会吸取女人阴穴汁水的蚂蝗一般被牵拉出妻子的阴道,而被牵带出的一
条黏丝也在华起身后从他龟头和妻阴道间断了开来,随后华轻步出了卧室,悄悄
的带上了门,妻子象一条虚脱的鱼躺在床上,张仰着腿,还保持着华抽离开时的
样子,大量的乳白色黏液聚堆在阴道的口裏,妻子微微红肿的唇边张着,那些先
前被排送进去的华的精液从微开的唇边下缝慢慢的向外淌着,外面的精液流出以
后,裏面的精液继续向外面涌出,夹杂着一簇簇的细微的泡沫,好象「红粉佳人」
浮在酒顶的蛋青泡沫,妻子好象睡着了,我给她盖上被子,她开始发出沈睡才有
的唏嘘声,我捏手捏脚的出了卧室,赵已经穿好了衣服,坐在客厅裏,华子则继
续在浴室裏洗澡,我问赵今晚的感觉如何,他说非常好,并回问我他的同学华子
怎麽样,我说也不错,我故意逗他说嫂子好象挺喜欢你啊,他说怎麽可能,随后
他问我那次借种后孩子的事情,我说你嫂子怀孕时感冒了被查出有感染轻微的流
感病毒,对大人没事,但对胎儿有60/100的至畸性,后来忍痛流掉,还是一个男
孩,听到这裏,他流露出非常遗憾的表情,这时,华子洗好出来了,激情过后的
大家都恢複了刚见时的客气,赵示意我他和我们以前的借种的事情华子不知道,
暗示我不要在华面前提起,后面他们告辞回去,我送走他们,然后进浴室洗澡,
在伸手拿毛巾的时候,在废纸篓裏看见捲成一团的被华抛掉的那个保险套,原先
乳白色的精液已经化成一滩浑浊的稠水委屈的挤在那个皱巴巴的胶皮小套裏,我
用手指堤着胶套的口端,把它拎了起来,迎着浴室裏100 瓦的修面灯,可以清晰
的看见那些浑浊的浆体从贴在一起的胶壁间隙向垂在底下的小囊彙合,最后把积
满精液的小囊鼓胀的饱饱的,看着这些被丢弃的华的「东西」,我不由的就想到
那些被排进妻子穴裏的并充盈着满满阴道的并倒溢到阴道口外的那些赵和华子的
混合物。

  我洗好澡跑进卧室,妻子依然在沈睡中,我把她底下的被子揭开,把她的腿
轻轻的分开,原来的那些乳白色的泡沫和稠密的浆液已经没有了,妻子屁股底下
多了一滩湿湿的痕迹,阴道前原来那些漂亮的毛毛已经沾结在一起,摸着硬硬的
好象撮了2 号摩丝的头髮,我把她的阴唇扒开,阴道裏还有着一股精液特有的腥
味,残留在穴内肉壁上的一些精液液化后的稠水在我一分开肉壁的时候,就开始
往阴道深处的孔腔裏淌去,估计刚才积盈在这裏的大量的华和赵的精液已经液化
成浊水,并混合成不分主人的精流,似我提起浴室裏被华子丢弃的胶套中的排洩
物最终彙淌到小囊裏一样,这些精流慢慢的淌过熟睡中的妻子阴道尽头的宫颈,
最终彙集在妻子温热绵软的子宫裏。

  我靠在妻子的脸庞旁,看着她熟睡中漂亮的睫毛偶尔翘动几下,不由的想,
谁能知道沈浸在梦乡中的妻平静的身躯深处,有一个温热绵软的地方,有亿亿万
万的精虫充盈在这裏代替把他们排送进来的主人继续行使着侵入这个妇人身体的
使命。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更新.